阿fa

【然浩】人生如戏 It was just like a movie (520特辑) 茅小春感觉有什么东西粘在她身上。 这种感觉从下了班开始,进餐厅时尤为强烈。她甚至都想检查一下自己背上是不是粘了什么东西,女人的直觉往往是准的,她提醒自己。520约个会都能被变态跟着,可以说是很倒霉了。 而另一边,一场安排缜密计划周详的跟踪正在进行。利用餐厅里的植物掩蔽,特意换上平时不常穿的衣服,在乐队演奏声下低声交谈。 “诶你不是警察吗?你们没有关于观察嫌疑人表情的训练啊?发挥一下你的专长好不好伐?” “这酒挺不错的.......哎不是,警察也不能随便探听别人的隐私啊。” “是是是,怎么叫探听隐私,顺便帮我朋友把把关啊,你看茅小春她那样的根本没得挑,我是怕那男的不靠谱....” “这会怎么就夸起她了,上回你们俩不是还吵架吵了好几天吗?” “诶我们俩那是不吵不相识,欢喜冤家,心里那肯定还是向着朋友嘛,诶这话你可别和她说......” 李熏然无奈地笑笑,半开玩笑地说:“我还以为总裁先生请我来这么贵的餐厅是要和我过节呢,原来就只是为了物尽其用,亏我还选了半天的衣服......这里的酒还挺不错的,不来一点吗?” “嘘......你别出声.....我看茅小春那样好像发现我们俩了。”袁浩摆摆手,探过身去,想听清隔壁桌的对话。 “袁浩。”李熏然皱起眉,轻声叫住他,“比起这个,你一整盘的食物还没动过呢。” 过了一会袁浩回过身来,沮丧地倚着椅背,“什么也听不到,乐队声太大了。” “这酒真不错。”李熏然不为所动地继续享用肋眼和白葡萄酒。 进餐接近尾声时,茅小春敲敲桌子叫来了两个乐队成员。“Table six. Tonight is their first date, so I am thinking how about some romantic surprise?”(六号桌那两个老伙计,今晚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给他们制造点浪漫的惊喜怎么样?) 黑人小号手笑起来,带着浓重的波士顿腔,“Copied that,madam.” 他身后的长号手露出疑惑的表情,Guys, I think they..... Oh, shut up, Will. Can't u see how sweet they are? 长号手委屈地闭上了嘴。 乐声响起时袁浩觉得今晚唯一的安慰大概是餐厅的乐曲都是他喜欢的风格,很快他觉得周围的氛围变得奇怪。 萨克斯手慢慢走下台,cornet和长号也随着也走到他们桌旁,周围人纷纷侧目,脸上的表情写满了......祝福??? 这什么情况,袁浩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闯进了什么拍摄现场。乐曲是他喜欢的乐曲,可听进耳朵里意味就拐了个弯。正想问李熏然,发现他正含情脉脉地对付着盘中餐,完全沉浸在食物的世界里,对外界的音乐毫不在意,还轻轻地哼起来。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Je vois la vie en rose......* ...... 演奏结束,身边的顾客纷纷鼓掌,有的甚至开始欢呼,袁浩也只得僵硬地鼓掌。That's......terrific......but maybe there's a misunderstood.....you see......he's not my date.(真是棒极了,但我想我们可能误会了,不,他并不是我的约会对象) 小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Nah.....we got u,bro.(不不不..我们懂你,兄弟) 袁浩绝望地扶额,萨克斯手清了清嗓子Now,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z, the music ain't for free, any couple should paid by a kiss in our tradition.(各位,乐曲可不是免费的,按我们的传统每对情侣都得付一个吻) 长号手正想补充:But it's couple only.......(但只针对情侣.....)小号手瞪了他一眼。 长号手再次委屈地闭上了嘴。 这算什么传统,袁浩站起身,we are sorry about that but that's absolutely......(我们很抱歉但那绝对......) 话音未落,他已经被吻上了,剩下那句可怜的impossible被封在了酒香里。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是谁。 周围观众开始鼓掌时李熏然总算放开了他,满意地拍了拍他的屁股。 “这酒真不错。” 彩蛋时间Let's celebrate!For what?For tradition,u idiot .Guys,there is something wrong......So what?He said 'that's absolutely'.They gonna kiss someday.I agree.me too.Fine......长号手委屈地闭上了嘴。 *出自《la vie en rose》 520快乐!!希望我的broken eng不会让大家出戏.....(心虚)然浩(1/1)这对真是适合过日子,但是一个闷骚一个傲娇估计一开始确认感情的时候没点助攻会很磨蹭吧 2017-05-20 热度(21) 评论(4)
【季冬】职场绯闻 The Affair 季白第三十二次拿起领带的时候郑秋冬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哟,怎么了季大队长,绑红领巾呢。” “......” “这套衣服可真棒,那姑娘一定会觉得你是她见过最帅的房产中介了” “......” “没关系季队,虽然你既不会穿衣服也不会聊天,但你那张脸摆在那,八十岁的老阿姨都会倒追你的。” 季白没理他,郑秋冬就撑起身子坐在他的办公桌上翘着腿像看猴戏一样看着他。高定的西装包裹线条极好的长腿,季白已经能想象到裤管露出的一截白皙的脚踝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但他就知道了这个人开口就没一句好话,不抓着这个机会好好嘲讽他简直对不起郑秋冬精英总裁的人设。 季白想起了前几天新进刑侦组那小姑娘怎么说来着,打直球,对,他还问过她什么叫打直球。 许诩在本子画画头也不抬地说“就是说对付郑总这种嘴上跑火车的人你只能坦率,直接,诚恳地表达你的愿望,所谓能打败流氓的就只有比他更流氓,懂吗?” 季白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许诩叹了口气,“你当然不能直接问他我能和你上床吗,季队,这是基本的礼貌问题,在恋爱关系中每个人都会希望对方有点绅士风度。” “你能帮我打个领带吗?” “我....哎呀看在季大队长都这么诚心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帮帮忙吧,毕竟可不是哪个姑娘都有这么好的运气和我们的工作机器约个会的......” 季白站近了把领带递到他手上,郑秋冬发现坐在办公桌上翘着腿有点够不着,他必须......嗯......他必须把腿打开。 郑秋冬这才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套路了,并且以一个非常不妙的姿态,认识到这点的总裁可不大高兴。连平时打得顺畅的领带都错了好几步,可他越心急越错,季白怎么靠得这么前,呼气都能吹到我脸上了。他偷偷抬头看了眼季白,发现对方也没什么异样就更加郁闷,哎这不就打个领带吗,怎么了朋友就不能帮个忙,兄弟就不能帮个忙,反正又没人看见...... 许诩推门而入,“队长报告打印好了你看一下没问题就......” 三个人面面相觑。 季白甚至觉得这大概是许诩有生以来第一次瞪大了眼睛,显然这件事情连犯罪侧写师也没能预见到。小姑娘迅速地鞠了一躬,“对不起打扰了。”刷得一声关上门时口里还叨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诶不不不我......”郑秋冬甩开领带就想跟过去,被季白摁了回来。 “帮我系完再走。” 郑秋冬一脸不可理喻地看着他,最后还是帮他系上,“是是,为了季队这个约会我也是舍命陪君子啊,把自己也搭上了,明天指不定能被那些小姑娘传成什么样呢......” 季白没说话,此刻他觉得郑秋冬活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嘟噜嘟噜地骂人,每次说到约会这个词手上力度就加重一分,这猫吃起醋来也是挺凶的。 季白表情变得温和了,“我没去约会,家里安排相亲,推不掉。” 郑秋冬的心情仿佛一下子愉悦了,又笑得没心没肺,“哎哟喂,那看起来八字还没一撇呢,加把劲啊季队,办案效率全局第一,感情生活可是全局垫底啊。” 领带也系好了,是郑总满意的样式,郑秋冬左看看右看看像在欣赏杰作,拍拍季白的肩膀,“行啦,我算是完成任务啦,可怜我这百花丛中过的好名声啊,不知道明天又惹出什么闲话,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姑娘怎么想的,怎么就非礼勿视了,不就打个领带至于吗......” 季白也笑了,他弯下腰撑着桌子,现在他几乎贴着郑秋冬了。 “我也想知道那些小姑娘是怎么想的。” 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前端空格和不空格哪个看起来更舒服啊鉴于《猎场》还没播 我自己想的郑总大概是嘴贱+playboy的人设(?)我小时候真的以为绑领带和绑红领巾一样诶(冷漠)领带!办公桌!工作时间!这都不开车简直是罪过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2017-05-17 热度(52) 评论(8)
【空折枝】 (我觉得你就是想我笑死然后继承我的遗产.jpg) 阿獍静 白菜来一锅: 【空折枝】【陆花】【简介:陆小凤想起花满楼的时候,经常会有温馨的感觉。一日,他心血来潮问了西门吹雪想起孙秀青时是什么感觉。】【梗自 @阿fa 谢谢我的好战友 哎嘿。也欢迎大家多和我聊梗,没准我就写啦~】01.人的敌人多种多样。 有可能是钱,有可能是酒,也有可能是一把剑。就连你的朋友,你的女人,甚至你老子都有可能成为你的敌人。 这个房间里没有酒,也没有剑,更别提女人。可陆小凤却露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惊恐表情,仿佛被人踩到了尾巴。 可惜他本就没有尾巴。 这个房间里虽然没有酒,没有剑,没有女人。但却有一样比这一切更让陆小凤心惊肉跳的东西。 花满楼。 如果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花满楼,陆小凤不仅不会害怕,反而还会觉得很愉快。因为他与花满楼是极好的朋友,他们已经认识多年了。为了彼此上过刀山,下过火海。无论花满楼对他提出何种要求,陆小凤绝对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照做。 但现在那不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花满楼,那是个睡眼惺忪的花满楼。更要命的是,他赤身裸体,竟然没有穿一件衣服。陆小凤低头看了看自己,很好,他也没有穿衣服。他不仅没有穿衣服,甚至还模糊地想起了关于昨晚的一些记忆。比如他们是怎么从楼下聊到楼上,又是怎么从桌上聊到床上。花满楼皮肤滚烫的温度让陆小凤记忆犹新,甚至他的手心现在还记得那是一种怎样的触感。和抱女人时不一样,花满楼的身体没有女人柔软,也没有女人滑溜 。他的身体坚韧而充满张力,时时刻刻紧绷,蓄势待发就像拉满的弓弦。花满楼的嘴唇也不似女人那般温柔,但他的仰月唇却似是时时含笑,单薄的嘴唇也能撩人心弦。那嘴唇昨晚毫不吝啬呻吟和呼唤,用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声调呼唤着陆小凤的名字。陆小凤只恨自己昨晚上没有再多喝一点,喝到一觉醒来今天能够什么都不记得。就在他恐慌不已的时候,花满楼彻底醒了。他是个盲人,醒了之后也只是从一片黑暗过度到另一片黑暗。但花满楼的心态很好,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人却无比冷静。他似乎是觉得有些冷,随手把被子在自己身上拢了拢,遮住了腹部以下的部分。他淡淡道:“陆兄早。昨晚睡得可好?”陆小凤一呆,也只好回道:“托花兄的福,我昨晚睡得很……”他话说到一半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所谓托福本是客套话,可此情此景,他说这话被花满楼听去,怕又是另外一番联想。但花满楼只是轻笑了一下,“那便好。在百花楼,若是花某有照顾不周之处,陆兄提出便是。”他这样轻快的语气,像是全然不在意昨晚之事,哪怕他是被占便宜的那个人。陆小凤没面子地摸摸脸。他现在既不好意思主动提起昨晚之事,又不好把此事一句带过。所谓骑虎难下,想必也莫过于此。更重要的是,陆小凤从不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毛病。他喜欢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只要长得足够美,哪怕是寡妇和女魔头,他都有兴趣。男人,他自己就是个男人,又哪里会对和自己身体构造都一模一样的男人感兴趣?到是有不少男人都对他感兴趣。陆小凤只觉得恶心。若是个美女对他抛媚眼,那绝对是一种享受。哪怕那个美女是来要他的命。可换做是个男人,哪怕他是真心实意的,陆小凤都觉得这是在要他的命。江湖上对同性有奇怪癖好的人很多。陆小凤所有耳闻,也不爱管这方面的闲事。可也敢拍胸脯保证,他陆小凤绝对不是有毛病的那种男人。现在他只好庆幸,自己没跟任何一个人打过这样的赌。不然他就要输得倾家荡产。现在陆小凤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和花满楼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昨日就像是与往常一样,陆小凤虽是个居无定所的男人,但朋友却很多,他可以经常借朋友的房子住。近些日子,江湖上死了很多人,很多有名的人,或许还有更多没什么名的人。有这样的热闹不凑,那便不是陆小凤。这些人都死在江南水乡,有人传言是他们是溺死在这片温柔乡里了。陆小凤却只在想,他可以趁机在百花楼借住几日,顺便也可以让花满楼帮自己捋一捋思路。他实在是找不到那些死人的共同点,除了他们武功都很高以外。他们昨晚明明是在楼下的小酒馆里谈案,陆小凤多喝了两杯不止,但绝不至于醉。他隐约能感觉到有人在暗中偷看他们就是最好的证明。花满楼也感到了这点,他虽是个盲人,但心如明镜。表面上依旧与陆小凤谈笑风生,却在手指上蘸了些酒,在桌上写了一个“看”字。陆小凤心下了然。只是不便口头回答他,写字花满楼又看不见。他灵机一动,抓住了花满楼刚刚写字的那只手。花满楼在陆小凤抓住他的手的时候,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陆小凤却不放手,一笔一划在花满楼手心里写了个“走”。很快他们就付了账,离开了那家酒馆。那道不怀好意的视线,直到他们进了百花楼之后才消失。“你们这个地方,”陆小凤皱眉,“确实有点麻烦。”花满楼重新取了一坛酒和两只杯子摆在室外的石桌上,笑道,“我们这个地方有没有麻烦我不知道,但我已经有麻烦了。”陆小凤豪情万丈道:“你的麻烦便是我的麻烦。”“因为我的麻烦,就是你给我惹的麻烦。”花满楼倒了两杯酒,“陆兄,请。”陆小凤大笑:“许多人都说花七公子是个很看得开的男人,想不到也有记仇的时候。”花满悠然道:“我若是记仇,就应该告诉你,大金鹏王那次我被霍休当做人质是因为你,被极乐楼抓走还是因为你,被宫九扣押还差点出手杀了你也是因为你。”他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笑道,“这样一想,我果真是个很看得开的男人。因为这些事,我其实记得也没有那么清楚。”陆小凤的大笑变成了苦笑。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花满楼。愧疚感就是这样的,没有的时候就是不存在,可当你的心因为愧疚而裂开一个缝隙,所有的愧疚感就会一拥而上,把你溺毙其中 。“我敬你一杯。”陆小凤嘴上这样说,眼睛却是暗自借着月光,揣摩花满楼的脸色。花满楼还是那样的表情,宠辱不惊云淡风轻,似乎这些因为陆小凤而遭遇的危险,对他来讲,确实不算什么。夜幕已至,陆小凤很清楚地看到那发光的星辰似乎都坠入了花满楼无神的眼睛。那对黯淡的双眼似乎被一下子点亮,比他这看得见的人,还要明亮得多。“外面风大,”花满楼微笑,“陆兄,我们还是上去喝吧。”陆小凤甩甩脑袋,定睛再看,那星光依旧在花满楼眼中。盲人不眨眼,他的眼睛里就仿佛一直装着那亘古不变的浩瀚银河。陆小凤一时挪不开眼。他想,花满楼确实是生得好看,就连那一双盲目都能因祸得福盛满星光。这也就是为什么陆小凤不喜欢与花满楼去喝花酒,因为那些本来爱陆小凤爱得死去活来的姑娘,最后都转头爱上花满楼。“不醉不归!”陆小凤此时已经把刚才古怪的视线和杀高手之案抛到脑后了。花满楼走在他前面,陆小凤虽然看不到他的正脸,但是从声音里就能听出这个人话语里隐有笑意,“陆小凤,你可不要真的喝醉了才好。”室内自然没有一点星光,只有花满楼替他点燃的烛光。可陆小凤还是觉得自己能在那双眼睛里看到星辰,或许自己已经有点醉了。“我为什么不能醉?”他挑眉,问到。“人醉了,就容易做错事,做傻事。”花满楼显得有些意味深长,“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我可不想陆小凤还在这样的紧急关头被我灌醉,然后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陆小凤不知道花满楼所说的不可挽回是什么,他回过神的时候,手指就已经在描摹花满楼的双眼了。“陆兄,盲人的眼睛和正常人可有什么不同?”花满楼并不觉得被冒犯,也不觉得被陆小凤那两根无价的手指抚摸眼睛是什么危险的事情。陆小凤哑口无言,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但花满楼的身上确实有着让人不自觉镇定下来的魅力,他也很快找回了自己的舌头:“还是有一点不同的。”花满楼微笑:“哪一点?”“你的眼睛比我生的好看。”陆小凤说得无比自然。花满楼摇头,道:“那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想欺负我是个瞎子,看不到你的眼睛吗?”陆小凤索性借着酒意把脸凑到花满楼跟前,“那你摸摸我的眼睛,不就知道我的眼睛和你比如何了?”“即便不用摸,我也能想象到。”花满楼并没有伸手,也没有刻意与陆小凤拉开距离,“一个让人很舒服的男人,即便眼形不好看,眼神也一定是深情的。”陆小凤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他只是笑嘻嘻地拉着花满楼的手,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眼睛上。“如何?”花满楼幽幽道:“陆兄,你的眼睛如何我说不好。我只知道,你若再不松手,事情要变得不可挽回了。”陆小凤倏地酒醒了大半。 不加ABO设定 不知道他俩虽然滚了床 但多久之后才能谈上恋爱没错我又无良开坑啦(顶锅盖跑)这个剧情蛮套路的 不会像直须折那样写飞了~ 2017-05-17 热度(254) 评论(1)
【凯歌】猫的报恩The Cat Returns “唐长老救我!!!” 赵启平接到曲筱绡的求救电话时刚好送走最后一个病人,电话里穿出来的尖叫声让他差点以为曲妖精被人劫色了,后来在赶过去的路上赵启平想了想,要真的有人敢劫曲筱绡他可能得担心一下歹徒的安全。 在打开房门的时候赵启平下意识地往下蹲低了点省得曲妖精跳到他身上闪了他的腰。果不其然,当曲筱绡一个箭步跳后他才看到了始作俑者—— 一只猫。 行吧说是只普通的猫也委屈它了,这猫看起来还真的......挺漂亮,不是一般的漂亮。哎不是说单身久了才会觉得猫眉清目秀?赵启平边安抚着炸毛的曲筱绡边打量着猫。 大致经过就是曲筱绡家里跑来了只猫,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大小姐尽心尽力地伺候着这位猫大爷,给他端来了高级猫罐头和最舒服的抱枕,没想到这位猫大爷不但不领情一爪子踹翻了猫罐头,还在她想撸毛的时候挠了她两下。此时猫正懒洋洋地窝在角落里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完全看不出受过惊吓的样子。于是赵启平迅速地得出了结果。 “你叫救命就因为这猫?” “它....它可凶了....再说了.....人家想你了嘛赵医生......”两人本来已经到了同居的阶段,可惜最后还是分了手。赵启平不是什么恋旧的人,要分就分得一干二净绝不苟且,一开始他还对曲筱绡抱有念想,或者是对她的身体抱有念想。赵启平是个绝对的俗人,美人美色须尽欢,但他的热情来得快去得更快,又花了五十二分三十一秒和曲筱绡理论他对于分手炮没半点兴趣并奉劝她另觅新欢。 这场毫无意趣的争论最后由曲筱绡的一句“赵启平你给我滚!”并把一只懵逼的猫扔他怀里而结束。 不存在的,赵启平绝望地想。那你东西都还放在我家呢,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曲妖精找到下一任之前他的日子恐怕是不太平了。 一人一猫站在门外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赵启平先打破了尴尬,“行吧,那看来这段时间你就只能跟我凑合着过了。”猫顺势在他怀里翻了翻表示赞同。 如何劝一只猫吃猫粮是赵启平现在最头疼的问题。他把猫抱回了家才想起来这也不是个省心的主子。“你不吃猫粮,吃点水果,橘子要吗?”猫应了一声,把橘子骨碌碌滚到赵启平面前,乖巧地等他剥开。 赵启平觉得奇了,这猫还能听懂人话呢,活久见了。他也没多想,吃了橘子放它去了,猫不畏生也不好奇,转了一圈又跳到赵启平怀里,和他一起窝在沙发上看书,尾巴一下一下地扫着他的下巴。 抱着主子还能坐怀不乱他可做不到。这猫吧,乖是乖,但也不是百依百顺。他好几次想偷偷亲它一口都被它一爪子堵住嘴,最后只能认命地给主子顺毛。 “从哪来的呀?小家伙......” “长得这么好看,跑了你主人不得心疼?嗯?” 猫舒服了,眯着眼发出呼噜声,时不时蹭了蹭他的手。 晚上洗漱完,赵启平裹着毛巾出来,发现猫已经坐在床上看着他了。 “你今晚得睡沙发,下去。” 猫不听,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乖巧地盯着他,就差把“你舍得吗”四个大字写在脸上。 “你......行吧。”这猫真神了,仿佛只要被盯着就无法拒绝它任何要求。他只好拉开被子,把手搭在猫身上。他习惯裸睡,猫毛蹭在皮肤上特别舒服,便很快有了睡意。 赵启平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猫还在看着自己,他伸手把猫搂得更近了点,感觉到猫耳朵向后倒,刮在他脖子上痒痒的,爪子搭在他胸口上,呼吸慢慢地放缓了。 凌晨的时候赵启平突然觉得耳边有呼吸的热气,手所及之处仿佛是人的脊背,他下意识抱得更紧,却感觉那人像条鱼一样滑走了。最后的记忆是那人裸露皮肤上光滑细腻带着凉意的触感,赵启平的手落了下去,进入了另一个旖旎的美梦。梦里一个生得白净的男人像猫一样蹭着他的手指,舌头舔在他手心的时候还有粗糙的感觉。 门铃声把赵启平从美梦踹进了冰窟窿,醒来时下半身的反应无比实诚,他心里大呼不妙。但门铃一边又一边的催促,毫无放弃的意思。 最后赵启平认命地穿上睡袍去开门,眼睛瞟了一眼发现床头柜上放着张纸条,好像还用口红写了什么字。还没来得及看,门铃又响了。 赵启平还是下意识地在开门的时候往下蹲低了点,曲筱绡跳上来就是一顿狼啃。 五分钟以后赵启平终于在曲筱绡的尖叫声里知道了那张纸条上写了什么。 “谢谢你,昨晚我很舒服。” 彩蛋时间:“你是个先生还是小美人呀?”“哎哟喂!哎哟......嘶.....好了好了不看了不看了......” 赵启平×胡歌(是啊你没看错)#终于能打上凯歌衍生的tag了(终于给老王戴上绿帽了)可喜可贺(被打死)##不回复我我就不写了##真的不关我事是赵医生先动的手#↓脑洞链接:https://m.weibo.cn/1245383157/4106206861538668 2017-05-16 热度(71) 评论(15)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