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fa

【喻叶】有狐 章二

主喻叶 微黄叶
山神喻×狐仙叶
(上)见前篇


5.
午后,喻文州惯例把自己隐藏在案几背后,等待前来许愿的人。

在台阶上晒着太阳的黄少天翻了个身,露出了圆滚滚的肚皮,“你说文州大人怎么还守着这里?别说来许愿了,逢年过节来祭拜的人都少了好多,去别的山头不更好.......”

叶修靠在树上抽着烟,并不言语,烟雾在他身边环绕。

早年他游历江湖地时候也曾见过不少山神,年轻有为,正打算在小小的天地间施展一番抱负,辛苦操劳了几年,当地的收成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人们仓廪实而知礼节,逐渐地不再信奉神鬼。没有了供奉,神的法力便会减弱,若当地无人再记起供奉,则会被天庭降职。这样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挫败了不少年轻山神的士气,不少山神年资尚浅时就学会了无为而治。既不让当地出现天灾劫数,又不让当地发展迅猛,在现行的秩序下安安稳稳地度过百年,回到天庭便大可以称自己“已历尽凡间劳苦”而顺利仕进。这样的风气在天庭里蔓延已然是众神心知肚明的事了,上至天庭法制数千年毫无变更,下至小神仙平庸无为,流连于凡间的声色犬马。

处暑已过,天地始肃,中秋节将近,林叶色如檀木,莽莽密林倒映水中,则更如流霞,正是秋游的好时节。林间常有豆蔻少女在河边戏水打闹,妇人带着子女一同放纸鸢,还有人家带着提盒野外郊游,提盒里放着蜜饯龙眼和糯米凉糕,还需配上一壶乌梅汤,孩子一路上盯着提盒,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中秋节意味着各种大小祭典仪式,家家户户都不敢懈怠。设大香案,点香油灯,桌上要摆好瓜果月饼。祠堂也是热闹非凡,此时最多妇女迎寒拜月,不少人家在庭院中赏月,分食团圆月饼。喻文州这头才刚放下整理好的上半年的山地图册,又要急忙更衣沐浴下山参加庆典。趁着山神忙得不可开交之际,狐狸眼珠子转了转,对黄少天说:“少天,今年听说有人家在南境经商,特意带回来一盅罗浮春当贡品,你说这好酒,对于你们文州大人那种清心寡欲之人,是不是有点浪费啊......”

“老叶你你你少怂恿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是自己想喝酒了吧,我才不会告诉你贡品在哪,要拿贡品先和我比试比试。”黄少天气得大尾巴毛都炸开了,呼呼地拍打着树干。

“唉,要比试我们还有大把机会,我听说那酒色泽如玉,入口蜜甜,只一杯就能叫人飘然欲仙,相传那酿酒的人还把秘方刻石为记,藏于深山里,你就不好奇那味道?”

“呜......”少天委屈地耳朵都耷拉着,用爪子扒拉着树皮。

叶修见他犹豫不定的样子,揉了揉他的耳朵,“唉,其实我不止是想喝酒,也是想和少天大人一起赏月,既然你......”

黄少天抖了抖耳朵,直起身子,“我、我去拿,你可不许说出去啊,说出去我弄死你。”还挥了挥爪子以示威胁。

于是等到喻文州办完庆典后就看到了这样的场面,一人一松鼠横卧在石阶上,叶修身上只着了一件素色薄衫,衣襟半敞,发饰也不知去向,黄少天趴在他的胸口上,嘴里还念念有词,一会说:“老叶啊,你得经常和我比试,和高水准的神仙比试有助于你维持水平......”,一会又说:“你下次到处云游的时候带上我呗,我又不占地儿......”。叶修推了推黄少天,“嗯....等你会化人形了再说......” 。

这是......喝醉了还打了一架?喻文州叹了口气,将黄少天送回了庭院外的小树屋,又把叶修抱起。叶修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狐狸耳朵抖动时摩擦着他颈侧的皮肤,呼吸时的热气缠在他耳畔。喻文州扫视了一下杯盘狼藉的桌面,“前辈的酒量,还真叫人不放心啊。”

怀里体温略高的狐狸半睁着眼看着他,舔了舔嘴唇,又认真地确认了一遍:“这是好酒。”

“是......可惜前辈还没尝到酒味就倒了。”

“好酒......分你一点。”叶修抬起身贴近,一只手扣在喻文州脑后,另一只手扯着他的衣领,将唇齿间的酒香封进了一个吻。

“唔......”喻文州没料到醉酒后的叶修会这样,一时间睁大了眼睛。

喻文州的表情被叶修看在眼里,捉弄山神的成就感比好酒更让他高兴,他冲着喻文州歪着头得意地笑了笑。

“前辈......”喻文州将他抵靠在石壁上,加深了这个吻,舌头刮过上颌时叶修腿软地几乎要站不住。喻文州沿着后腰一路向下,探进了薄衫里。

“希望前辈明天还有力气捉弄我。”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最后倒在床上时都在喘着气。衣服散落在地上,喻文州吻着他的耳后,颈侧,腿间。虽然早已心意相通,但是毕竟醉酒了,想到这里喻文州不禁犹豫了,他不想有任何趁人之危的嫌疑,“叶修......看着我”,他看着叶修泛红的脸和失神的眼睛。

而叶修早已经深陷情欲,脑海里只有眼前这个人,喻文州突然放慢的动作让他感到空虚,可他说不出别的话,只能抬起腿轻轻地蹭了蹭喻文州的腰间。“文州......”声音柔软而委屈。

喻文州的理智之弦一下崩断,他终于抛开所有顾虑,俯身享受身下人的每一寸肌肤的热度。这个人光洁如白瓷的脊背,纤长的身段,泛红的眼角和破碎的语句,终于全部为他所有。


6.
永元十三年间,天府宫叛变,在万神朝圣之时私谴天兵围困玉清堂,仙界大乱,当朝者被魑魅迷惑,与叛军勾结。天帝亲征,历时五年平定叛乱,后迁怒于凡界,天象节气紊乱无常。中原多地旱灾,饿殍遍野,白骨累累,生灵涂炭。

彼时喻文州掌管之地发展正盛,突然造此天灾,农户颗粒无收,朝廷却以“顺应天意”之名加重税负,扩大祭典规模,以此希望神明息怒。大小山神虽无收到直接旨意要求平顺气候,可谁也不想在天帝气头上逆风而行,统统选择置身事外,任由百姓自生自灭。

叶修和黄少天的生活照常,他们置身于山林间自然是不问世事,只是觉得喻文州近日似乎有心事。当地百姓近年来前来祈福的人不断减少,工农商却几乎进入全盛,喻文州虽然法力减弱,却也清闲了许多,时常还能和他们一起游玩,不像是有什么事需要担心。

直至一天,叶修正踏进庭院,忽见一老翁拄着拐杖前来祈愿,连忙化了原型闪身躲进祠堂门柱背后。老翁先于中庭行大礼,在于前殿叩拜。颤颤巍巍的手从衣袖里拿出一枚桃核。
“山神大人应该不记得我了,老朽年轻时,祠堂刚建不久,有一年收成不好,家里已是走投无路了,到河边去捕鱼,却不下心掉进河里,当时您现身将老朽救起,又交给老朽几个桃子献给先帝,先帝尝桃大喜,免了老朽家三年税负,是您救了老朽一家啊。”

“您当时嘱咐老朽不可告与外人,老朽这么多年从未对他人提起半字,只将桃核佩于身上,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行善积德。”

“山神大人,如今世道混乱,百姓家徒四壁,民不聊生,您若是能看见田间妇孺啼饥嚎寒,求求您降一场雨吧!老朽愿结草衔环,蝼蛄铭记!”

话至此,老翁掩面而泣,叩拜良久而离去,地上余一桃核。
叶修躲在门柱背后静静地看着,在这个素来坚韧的年轻山神身上,他第一次看到了绝望二字。

中元节前夕,天帝以祭天为由召开万神会,宴请大小神仙共度中元,以祭奠叛乱中牺牲的英灵。

夜深,蝉鸣山幽,喻文州独自一人靠着石栏看着前些日天庭内务司送来的信词。忽而树上窸窣作响,惊起了几只飞鸟,一只赤狐轻巧地跳下树来到他身边化作人形。

“这一封短短的信词你翻来覆去看了一个时辰了,看出什么名堂了吗?”

“那前辈呢,前辈见我看了一个时辰,想必也能猜出其中的缘由了吧。”

“唉......”叶修吸了口烟,“这天帝老头可真够折磨人的。”

两人心知肚明,谁都没有点破。这个祭天宴与鸿门宴无异,天帝此举,不过是借中元祭天铲除余孽,更重要的是,根除异心,重立君威,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在这个关头,谁都有可能被用于杀鸡儆猴。

喻文州踌躇良久,最后笑了笑,说“八月将至,我听说雄图山庄酿的桂花酒,酒香十里,每年这个时节,连途经栈道的旅人都能闻到桂花香,前辈若有空,可愿与我同去?”

“当然,老韩酿的酒可是天底下最好酒,”叶修跳上石栏,用烟杆指了指北方“等你忙完了这阵,哥再带你北上去中草堂,每年冬至他们会举行药膳宴,江湖各路人士都会同去,等到明年早春,百花谷就该是一片花海了,我们去那赏花,顺便看看巴蜀的风景。哎苏杭去过没,江南女子眉梢眼角藏秀气啊,我就认识一位,......”

叶修在此地居住不知不觉间又过了数十年,一打开话匣子,他便怀念过去天南地北闯荡江湖的日子,更何况......

他回过头看着喻文州,月光落入中庭犹如一地白霜,喻文州也正温柔地看着他,仿佛看见了他们岁岁年年,周游四方的景象。

“这些地方......前辈都愿与我同去?”

“这些老友,也好几年不见了,更何况......”叶修怔了怔,视线飘到了别处。

“更何况什么?”

叶修叹了口气,从前他对着姑娘家,情话能说上三天三夜,怎么到了喻文州这儿,舌头就像打结了一样不听话


“更何况......我也想知道,人间的长相守是何意?”

Tbc



终于铺垫好了......下章可以虐了(搓手
我自己都嫌弃我写的肉...估计lof都懒得屏蔽(望天
天庭被我写成这样...吃枣药丸
没错那姑娘家是我就是我就是我

评论(2)
热度(23)
回到首页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