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fa

【喻叶】有狐 章三

主喻叶 微黄叶

山神喻×狐仙叶


7.
清晨的阳光落入院内,透过窗纱将扬尘照得清晰可见。喻文州睁开眼,看着这光景却以为自己还在梦里。叶修身上只裹着他昨晚备好的官服外卦,翘着腿坐在神龛旁吸着烟,乌黑的长发倾泻在紫檀木案上,颈侧还隐约可见昨夜留下的旖旎,铜制的烟杆在日光下灼灼生辉,连着匀称颀长的小腿和脚踝细腻光泽的皮肤都组成了如梦如幻的春光。见喻文州醒了,叶修朝他呼了烟雾,笑吟吟地看着他,烟雾袅绕,倒更似替这梦圆了一笔。
“起得这么早。”
说着喻文州便从床上起身,开始不紧不慢地收拾着祭祀的物件。
叶修并不言语,微蹙着眉又吸了一口烟,窗外秋日正好,可心里却总不是滋味,他缓缓地开口。
“文州,你知我无心说些话,如今局势未清,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为御史也有数十载,应当比我更明白明哲保身之道。”
喻文州听了这些话,心里一时竟不知是喜是悲,他知道叶修无论何时都是置身事外的,现在却因他起了波澜。喻文州表面上仍作出与平日无异的样子,只侧敲旁击:“前辈向来潇洒自在,如今却要为我担心起仕途之事,想来是我不好,给前辈平添烦忧了。”
叶修扶着额头,“对对对,我还替你这个老油条土地操什么心呢,你那九曲十八弯的心思都不在神仙范畴了,倒像是哪里来的妖怪成了精......”
“那不就和前辈一样......”
“哎,哎,说什么呢,长大了翅膀硬了啊”,叶修轻轻地踢了踢喻文州,“哥可是正经神仙”。
“那神仙大人,今日秋景甚好,莫负好时光啊。”

喻文州仍在准备,黄少天虽然近来已经化成十二三岁的少年模样,可开头前几年未免不习惯人类的习性,现在估计又在漫山遍野地找松果去了,叶修闲来无事,独自信步徜徉,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河边,河对岸便是农田,时值秋收,阡陌间却无一人,走近一看,方知此处早已是荒草遍野。秋日炎炎,气如焚柴,妇孺在田间割蒿莱以充饥。
叶修见此景触目惊心,心底只觉得愧疚,平日里他不愿过多涉及人间俗事,竟不知旱灾已成大患。他化成人形走下田间,举目所见尽是荒芜,不由得握紧拳头。
午时已近,叶修料想着这祭天会也该开始了。抬头一看,只见顷刻间天色骤变,乌云密布,雷声大作,阴风怒号,田间佃户纷纷从茅舍走出,街市里担夫小贩也驻足观望。
一滴雨下来了。
紧接着三四滴,七八滴,数百滴,千千万滴雨下来了,打落在蔓草丛生的农田里,也打落在富绅楼阁的屋檐上,打落在小院里百姓晾晒的衣物间,也打落在皇城内森严肃杀的墙垣上。
雨越下越大,泻雾倾烟,万声齐发,山河震动。
犹如长久的审判,终得云开雾散。
街道里万人空巷,人声鼎沸,有的甚至喜极而泣,孩童穿梭在车马酒肆间泼水欢笑,妇人欢歌笑语,载歌载舞。
雨水也落在叶修身上,他舔了舔嘴唇,这雨竟是甘甜的,沁人心脾。
叶修正感叹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下意识看了山顶,祠堂矗立在林间,和他一样静静地看着这幅万生庆雨图。
叶修瞳孔骤然紧缩。

8.
“文州!”
叶修时常能回想起那时的景象。
他几乎是撞开祠堂的门,跌入院中。
祠堂内万籁寂静,无人回应。
窗外的雨势仍然很大,雷声震耳,豆大的雨点敲打在青瓦石砖上,山林间浓雾袅绕,一如他们初见时的景象。
叶修那时方才看清祠堂原本的样貌,雕像的漆面斑驳脱落,悬梁间结着蛛网,放置贡品的盘子上已经积灰。
黄少天从门外踏入,少年站在他身边,看着祠堂内的雕像良久,开口时已哽咽难言。
“中原久旱成灾,唯江南十四洲天降大雨......文州他此去天庭,怕是......怕是有去无回了。”
叶修睁开双眼,飞鸟鸣于山涧,这片山林仿佛处处和昔日相同,又处处不同。
他此生恐怕再不会因什么事而感到如此震撼。从欣喜到骤然恐惧,失落,愤怒,这些感情他从前从未感受过,而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如此鲁莽,却如此有胆识之人,他已经很少见到了。


tbc

#一个好消息(?)三章写不完
#一个坏消息(?)我也不知道下一章什么时候出
#这个故事我自己很喜欢 我会写完

评论(5)
热度(14)
回到首页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