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fa

[黑子のバスケ/青火] 深爱与浅眠

好久没有看到这种平淡而感人至深的文了

水煮了一只盖:


* 青峰大辉x火神大我

* 13510 青火日贺文


窗外的雨淅淅散散下起时,火神正躺在床上迷蒙着。这是这座城市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清新和凉意都能从窗缝钻进来。火神看了眼床头钟,才四点,于是整个人又往被窝里缩了缩。这一缩惊动了身后的人,那人嚼着口齿不清的呢语朝火神靠过来,长手长脚一顿摸索后把火神按进怀里,昏沉的鼾声昭示着那人压根就没醒来。

 

火神就这么被按住了没再动。

 

他的背贴着身后人的胸膛,对方懒散大咧的睡姿导致在不经意间用大腿夹上了他,两个人身高又接近,这处处相贴便是处处吻合。于是火神知道自己屁股后面贴着的热乎乎的体温,是源自于对方的那活儿。这感觉很微妙,火神就着屁股瓣上的温热潮气往身后人的那里蹭了蹭,觉得臊,又觉得亲密。这做法他从没说给身后的家伙听,说了该被变本加厉地索取了。实际上对方熟睡着也察觉不到,那人拥有火神向往的深沉睡眠,至少两个人睡在一起时,他总能睡着摸索到火神并抱紧,而火神总是那个半睡半醒的浅眠者。

 

这一点,在这些年过去,在青峰重新回到他身边后,依旧没变。

 

都说睡在爱人身边是最安心的,而火神也向来是专心睡觉从不胡思乱想,所以这辗转反侧的浅眠无从解释。他会在无梦的睡眠里恍惚醒来,看到身边青峰因熟睡而放松棱角的脸,从心底慢慢涌上一种微妙的充实感,于是这注视爱人的心情便取代了安心,他没觉得不好。而在青峰离开的那段日子里,火神也恢复了他没有青峰在身边时的深沉长久的睡眠,只不过从此,每个睡梦里都有青峰。

 

这是后遗症,你不能指望一个人完全退出你的生活,他总会带走点什么。

 

青峰身上也有一些解释不清的习惯。但他并不自知,这通常发生在他睡着时。火神经常睡得比青峰晚(在不做爱时),他躺下前对方明明还背朝自己哼着浅鼾,却在他头刚碰到枕头后便拖着大大的身躯蹭了过来。起初火神以为是吵醒了他,试着叫了两声,得到的除了一双环住自己的沉重手臂外,再没其他。这情况也发生在火神半夜醒来。睡前两人毛手毛脚地抱在一起,睡着后可就是天南地北。火神边笑着两人差劲的睡相边朝青峰那边挪,想从背后抱着他睡,不料对方却比自己快一步,长臂一挥,整个人翻过来搭在他身上。火神再动一动,对方就抱紧了。

 

火神就以为这是青峰的嗜好,睡觉时手边随便什么东西,抓着了就整个人挂上去。但后来听到的又不是这么回事。他高中的队友,黑子哲也,曾和青峰念同一所初中。都是篮球部的,合宿训练少不了,说是青峰很难叫醒,队友们又推又搡地反倒被他一巴掌打开。起床气很大。

 

再后来火神也问过青峰(他就是不死心),是不是常被他吵醒。青峰说没呀,我睡觉很死的,又问,怎么了吗。火神摇摇头,之后耳根红了一片。

 

「青峰君睡得再沉也总寻求着火神君呢。」黑子哲也又一次发挥了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特长。

 

青峰跟火神的恋爱发展在众目睽睽之下。说是众目,倒也没那么夸张。两人都是死蠢的属性,瞒不了身边一群等着抓奸情的狐朋狗友。一人一句调侃后就漏了馅,红着脸被嘲笑过不知多少次。但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他们的感情萌芽在阳光下,并慢慢成长,这过程他们很珍惜。

 

火神记得第一次接吻是在小球场。那是促成一切的开始。青峰当时揪着火神领子就亲过来,气势特别凶猛,视死如归。

 

然后嘴唇就被火神的牙齿磕破了……

 

不知道是因为强吻反而磕伤自己觉得很挫,还是当时真的只是一股子冲血,总之在火神以为会有下文时,青峰就怂了,当下落跑。回去后的一周里也没主动联系,倒是火神传简讯过去说周末老地方一对一,得到的回复只有一个哦字,还是隔了几个小时之后。

 

周末火神按时来到小球场,青峰却迟到了半个小时,大老远走过来的样子在火神看来都觉得如履薄冰,于是也跟着紧张起来。其实在等青峰的这半小时里,火神大脑回路高速运转得都快炸了,他想青峰你不是再不跟我打球再不搭理我了吧你要真这样我还不干呢凭什么呀我靠你今天要是不来我就找去你家。然后又想到自己还不知道青峰家住哪,开始苦恼地抓头发。

 

好在最后青峰来了。火神想,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这后来的事情是,两人都不敢直视对方,说话也吭哧。火神心里对这事儿本来就想不出个结果,或者说对于接吻所代表的意义没有概念,他不知道青峰想怎么样也不知道他自己在期待青峰怎么样,那时唯一让他安心的是,青峰还肯来找他,这比什么都重要。

 

火神把这话说给青峰听之后,对方盯着他看很久,久到火神觉得青峰浑身上下的棱角都松了下来,表情柔得一塌糊涂。

 

再后来青峰回忆起这事,说火神讲出那番话时的表情都能捏出一把水儿来,害他差点把持不住。那是他们在一起挺久之后,青峰脸皮厚起来就什么都敢说了。火神心想你当时的表情才让人看不下去。那种自己被对方强烈在乎并珍惜着的感觉,火神从那双靛蓝色的眼睛里看得好清楚,于是心脏就像是拉锯在疼痛和满胀之间,来来回回。

 

是说他招架不住青峰的深情。一点儿都没辙。

 

火神在遇到青峰之前没谈过恋爱,他推测不出爱与深爱的程度,但很多人说那是一种幸福值,你觉得那数值快破表的时候,就应该是深爱了。这个说法火神也还是不够理解,但和青峰在一起时的心情时刻都是满足的,而第一次几乎要膨胀的感觉是发生在二年级期末。

 

临近暑假,火神的挂红科目又成了队里一大头疼问题,迫于不及格便无法参赛的校方威胁,火神硬着头皮每天放学后都留在建校前的老图书馆里补习。那时已经三周没和青峰见面,平时不说,就连周六日都被训练安排去了一天,剩下的一天火神也用来复习功课。往常一周见一次面都还不够,这回算是好好体会到了相思苦。

 

那天火神从图书馆走出来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他看了眼手机,被屏幕上十几条未接来电和简讯吓到。全是来自青峰的。问他在哪里,问不是在学校补习吗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后来的文字里都是无奈,说找不到你那我回去了。

 

「那我回去了。」

 

火神捏着手机呆了半晌,立刻拨回去。另一头响起几声后接起来,他赶在对方开口前就问你在哪我去找你你待在那别走。

 

后来火神在自家门口的路灯下找到了青峰。

 

胸腔里压抑的潮水几乎要满溢而出,火神说不清那感觉,回过神时已经和青峰互抵额头喘着粗气,吸进呼出全是情欲的味道。他揪着青峰的校服领子,几乎站不稳,但依旧想要亲吻对方。青峰满足了他,而后弓着背,像是被打败了一样把脸埋在火神颈窝里,使劲地闻着蹭着。然后他说,今晚我留下来吧。

 

于是那成为了他们第一次做爱。年少的情急和青涩如潮水淹没一切,疼痛不是没有,但看到青峰脸上比在球场上认真百倍的表情,虽不甘心,但也缴了械。

 

还是那种深情,望一眼便无法阻隔直达心底。

 

在此之前,火神从没想过能和一个人这么亲密,除了亲密他想不到更贴切的词,而每当回忆起也依旧是满溢到膨胀的心情。从那以后,青峰便常来家里过夜,即使是平日里上学也可以不辞辛苦地一大早赶回学校。青峰说抱着火神睡一觉就好像充电,这电量能支撑他好多天。火神也喜欢这样,他看着家里青峰的东西渐渐多起来,觉得乱一点也没什么,他每天收拾下都乐意。

 

那时的恋爱还没遭遇阴霾,以至于后来青峰的离开让火神都不知该怎么处理这些零零碎碎的带着回忆的东西。这些东西青峰一样没带走,他只是在火神一言不发的坚持里,关上门离开了。

 

哦,带走了一样——火神的浅眠。

 

青峰走后火神依旧过着自己平淡的日子,除了晚上睡得很沉梦里全是青峰之外,平日的行程一样没少,但心里的虚空是填补不来的。火神不逃避也不说给别人听,这都是他自己乐意。

 

「不,这说明人都是在给自己找纠结」这是黑子的原话。

 

其实本不该有这一出。火神后来想想也是,但当时的想法多少匹马都拉不回来。青峰说要去考警校,让火神也报个同城的大学,火神说好呀,于是两个人开始计划。就在这计划的过程里,火神的想法跟青峰岔了路。青峰要去的是警校,火神不觉得那是一个能够接纳同性关系的地方。于是他自己做了决定,青峰说什么都是苍白。

 

其实有个道理大家都懂,爱一个人是该让他幸福,而让他幸福的最好方式就是在他身边,因为他爱你你陪伴他他才会幸福,这是个死循环,也很直接,说到底就是不能够分开。很难想象心思直接单纯的火神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说恋爱会拉低智商,也所以说有些事真不能想太多。好多情爱都扛不住这多想,在所谓的为对方的考虑中就这么耽搁了一辈子。

 

好在火神这儿没等着搭出一辈子,青峰就毕业回来了。对方拎着行李出现在自家门口,没打招呼没换鞋就进了门,再把大大小小的东西摆出来摊一边,意思是你看着收拾吧,然后躺倒在两人原先睡的那张大床上。火神在原地呆了一会儿,心里各种小人儿蹦出来发表观点,那些有关你不能这么自私你要让他幸福的言论,实际上他通通想无视掉。他承认,他后悔了。他想起小学时上美工课,老师总嫌他画得不好,要他拿回家改过后再交上来,这一来二去地火神也没了耐性,隔了两天后他原封不动地交给老师,结果是,竟然通过了。

 

所以这他妈根本什么都没变。黑子的话他信了,人都是在给自己找纠结。

 

于是火神的浅眠又回来了。他会在醒来时比以前更长久地注视熟睡的青峰,也觉得这时光更悠长幸福。他想过,如果青峰没回来找他,他也会有一天忍耐不了冲上火车去找青峰,那时他就真的什么底线都没了,满心思都想和青峰在一起。但终究是青峰回来了,火神想起那时在小球场等待着的心情。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火神想,这之后他们俩中的任何一方都不会再有退缩,应该能一起生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活多久他不能保准,但在一起的每一刻,应该都会深情依旧。

 

 

 

Fin


评论
热度(35)
  1. 阿fa水煮了一只盖 转载了此文字
    好久没有看到这种平淡而感人至深的文了
回到首页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