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fa

纵然在别离的时候


在风从东方来颁奖前

所有引号部分出自《朱生豪情书》

       “我只愿意凭着这一点灵感的相通,时时带给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疲惫的梦寐,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的时候。”

      快了,快了。

      胡歌坐进车后座时头还突突地疼着。

      他很累了,脑袋因为高烧而昏昏沉沉地搭在座位上,他揉揉眼睛阻止睡意,抬眼强迫自己看着路旁。冬天连夜晚也是浓重的,让他觉得有些眩晕。

      雨后忽然就飘着小雪了,那雪小心翼翼地下,像是怕极了惊扰到人间一般,总这么悬着飘着,犹豫着不肯落地。那句“这样的雪夜,最适合杀人了”又滑到了嘴边。事实上时至今日他仍然时时想起当年拍摄琅琊榜时的场景。

       他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那人,也是在这样小雪的时节。导演介绍着名字,那人微微鞠躬,微笑起来褶子里都刻着诚意和耿直,仿佛周边空气都肃然起敬。他也说着客套话,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冰凉的手。他叫王凯,胡歌努力记住名字。许是觉察到那人一直带着笑意看着自己,他也略微抬头,视线从王凯脸上迅速滑过。明明是冰凉的手,却硬是让他觉得有些许的暖意。    

      “ 你这人,有点太不可怕。尤其是,一点也不莫名其妙。”

       助理的铃声突然响了,迅速把胡歌拉回现实。刚刚的回忆让他有些感慨,他努力地搓着冰凉的手,忽而又想起戏里林殊搓手指的习惯,便又放下作罢。这时写着获奖感言的纸张被递了过来。胡歌佯作认真地看了几眼,闭上眼继续养神。

        他想起琅琊榜里大段大段的文言文台词也曾经让他头疼。那天又是与靖王的戏,为了记词他放弃了午饭。没想到之后却在剧组里掀起了不吃午饭的风气。背着台词正无聊时,他抬头看了眼王凯,发现王凯也正专注地看着他,被他这一看却像是慌了神,一时间也不知看台本好还是看他好。

       幸好他是不怕生的人,他有点费力地穿过一大堆摄影器材来到王凯旁边,王凯看着他有些笨拙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故意坐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带着孩子式的眼神讨趣。

       ”没吃午饭?“

       ”我词多,都特难背。”

       ”还是吃点儿吧。"于是两人都默契地开始背起了台本。王凯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摁在剧本上。胡歌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齐整的指甲拂过台词,看着弹落的烟灰和飘渺的雾气。

       他心里突然这个人的样子更清晰了一点。他现在不是靖王,也不是明诚,而是个正在抽烟的演员。这个演员,比任何角色更加吸引他。

      “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虽然可以有理由.....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你全然适合我的趣味。因此你仍知道我是自私的,故不用感激我。”

       车驶入了隧道,光线斑驳地映在车窗上。胡歌像猫一样哈了口暖气又蜷缩起了身子。坐在副驾驶的助理一直在小声地打电话,语气放轻了许多,听起来像是在和家人热切地聊天,他直起身,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家长里短。

       一直教导他要成家立业的是东哥。那个会为了活跃气氛而放下架子陪着他打闹的大哥。他依旧没心没肺地和片场的老朋友小朋友玩得不亦乐乎,像是摸准了王凯不是爱闹的人,除了时不时地撩他也没有其他动作。而王凯这边,也清楚地看出胡歌的有意无意的玩笑。

       于是王凯也出其不意地宠他,看着他恶作剧得逞时笑得连眼角的疤痕都在颤动,看着他捂着头套一脸无辜地看着生无可恋的化妆师。

       王凯也笑了,笑得褶子里都是暖意。

       “我实在是个坏人,但作为你的朋友的我,却确实是在努力着学做好人。”

       大概胡歌就是有种感染力,能让周围的人都和他一样抱着三岁的心态玩抱着三百岁的严谨演,两人熟了之后魔性笑声和魔性笑点组合出击常常让陈龙大哥各种头疼。胡歌撅着嘴抱怨台词太长时,王凯下意识地接了一句:”要不你今晚跟我对对戏?“

       胡歌现在回想起听到这话时脑内立刻飙出一系列联想,最后装出平静的样子回应“行,那我带点酒过来”。两个三十几的大老爷们除了盖着棉被纯对词还能干什么。而实际上他们也确实没干什么,只不过一来二往多了,多些宣传期的素材而已。像拍那条蒙太奇戏时,风轻云淡地看着因为没文化而就快破功的王凯,像骑着马追着他还一脸得意,像拿着假虫子追着王凯满屋跑,像九安山得得得就能把王凯笑得跑出帐篷。

       只是熟了而已。胡歌暗自想道,他只是知道王凯性格远比戏中活泼,知道王凯离不开手机,只是他们微信交流时多了些玩笑,他给王凯发着猪头,王凯还能笑出一脸褶子。

    “聪明人是永不会达到情感的最高度的。”

    车渐渐驶上立交桥,助理侧过头问他要不要开电台。他倚在座位上装作熟睡,助理知道他又到了不想搭理人的时段,便自顾自打开了电台。没想到刚巧是《诉衷情》,配上冬夜小雪和满城灯火,倒像是别有深意。

       胡歌不受控制地想起拍摄伪装者时的场景,老干部依旧是一碰上和他的对手戏就闹个没完,就连不是琅琊榜剧组的演员也热切地和他谈笑风生。

       多数时间王凯只是安静地看着他胡闹,当然如果有对手戏时也会依着胡歌疯疯癫癫的个性。他们仍然保持着在夜晚边喝酒边对词的习惯,只是有时胡歌觉得眼神有些醉人,酒有些烫。

      他想起那天拍明台与明诚阁楼上的打斗时,他一边腹诽着每次他的台词都又长又想拗口,一边用方言碎碎念着。王凯看着他对着台词苦恼,暗自调侃倒也温柔。

        奇怪,向来安静的王凯只要和胡歌对戏,就像在努力调动自己全部的活跃细胞配合他胡闹。胡歌决定找出这个理由。

       于是他特定说着把我的弟兄们都得得得然后一头栽进王凯怀里,王凯果然和以前一样大笑着搂着他。他的动作无比自然,胡歌的耳朵却隐隐发烫。但是他现在已经无暇思考那个理由,就在他们打闹的时候,王凯牢牢地牵住了他的手。

       不是握住,也不是似有似无的触碰,是手心紧贴着攒住。胡歌感受得到那双手无比确认地用力却略微紧张,他一抬头,便被王凯看在眼里。

       王凯笑得有些腼腆,眼神却专注得可怕,他甚至紧张得舔了舔嘴唇。他感觉到气氛不对,讪讪地松了手,王凯也想有些回神似的收回表情。两个人默契地各退一步。

      他的眼睛挺好看的。而且绝不是因为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这是胡歌入戏前最后一个想法。

    “ 与举世绝缘的我,只有你能在我身上引起感应。” 

      这下他彻底睡不着了,车驶出隧道的一瞬间,光线像埋伏一般从四面八方攻陷。

      太亮了,灯光一下子照亮了他的康庄大道。现在除了前方他什么都看不见。

      他怀念起以前那些昏暗的日子,想起他们两人赤裸地躺在床上,他沿着王凯的手臂攀沿而上,继续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王凯流连他脊背上大汗淋漓时的光景。光线到不了的地方,都有互相占有的记号,人前人后的暗号,空气里掩盖不住的热切。

       关系确定得飞快,他甚至还没问得出口,就被卷进舌头里咽回去,在欲望点燃时燃成灰烬。得心应手,老司机啊,胡歌不服气地扯开王凯衬衫上最后一颗纽扣。
















      

有人看的话我就继续写到春晚,没人就算了

觉得我写的雷写的不妥的地方也可以跟我说

求求各位小天使在评论里和我讨论接下来的走向



评论(6)
热度(37)
回到首页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