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fa

【凯歌】无人之境


王凯version
summary:想写两个三十多岁的叔谈一场很黄的恋爱

        食色性也。
        典礼开始前的酒桌上会摆放一些冷盘和酒,供给行程紧张的明星以果腹。
       王凯沉默地扫视周边的嘉宾,同公司的基本被安排在同一桌。他的视线缓缓地略过,完全是不经意的样子。其他人入座后也稍作打量,眼神对视时如同行礼,既考量聊天内容,又打探各路资源。
       管他呢,反正晚会还没开始,他也就不担心娱记的镜头粘着不放。
      他看向坐在另一桌的胡歌,一瞥就再也挪不开视线,干脆以欣赏画作的放肆姿态看着那个“私下不熟”的人。
       私下不熟,王凯听着都觉得好笑。
      胡歌正在吃培根卷,王凯觉得自己仿佛能听到里料在唇齿上嚼碎的声音,唇角上沾了酱汁,就顺手用餐巾纸拭去,又恢复了谈笑风生的姿态。他吃得不紧不慢,王凯也看得不紧不慢。
        人们在暗处的感官能力变得更加敏锐。他看着胡歌垂着眼温顺地进食,舌尖卷入食物时嘴唇的蠕动,咀嚼时侧脸线条的起伏,唇齿触碰杯壁时留下印记,吞咽时喉结的活动,突然想起他们第一次做时的情景,胡歌颤抖的嘴唇,亲吻时他的手时的侧脸,半仰着头吞咽的喉结,如出一辙。这样从容自若仿佛无欲无求的动物,大概也只有那个时刻才会流露出为数不多的慌乱和渴求的表情。

        那天王凯掂量着和胡歌应该也算混了个脸熟,拍摄任务难得提早结束,正准备去敲门,微信就亮了。
       “来喝酒吗”
       王凯心底其实有点虚,像是被人读了心。他对于胡歌实在是想靠近的,那种希望能和他靠近的感觉像只猫在心底里挠,缠着人不放,看它一眼又立即安分。这种感觉在对戏就格外强烈,他也并不是没有藏着掖着,下了戏偷借着对戏的理由继续相处。旁人看来是联络感情,可王先生自己心里明白得很。只是这人把他当工作上的朋友,谦和又疏远。可他也清楚,目前来看,胡歌和他之间还存在很大的差异,名利,地位,人际,公关,处处都非一日之寒而成。
        到了胡歌的房间王凯的心才稍微安定,房间里不止他一人,导演和其他几位男演员也都在喝酒谈心,顺带聊聊剧本和工作。王凯看着胡歌的周围三三两两的人越聚越多,心想不愧是好人缘,无论在何处总能吸引人。这下反倒是他没了靠近的理由,在一旁讪讪地边玩起手机边和其他人交谈。
        时间过得很快,接近两点时夜猫子们总算几乎散了,王凯自然也没有理由逗留。胡歌的脸已经泛起红晕,但兴致依然很好,继续不知疲倦地和身边的人交谈。
        “凯哥,王凯,叫你呢”王凯回过神来,“不回去睡觉?”郭晓然摇了摇空酒杯,撑着沙发站起身,脚步一晃一晃地走到门口。
       “哎,我明天台词多,多过几遍省得到时麻烦。”
        “行吧,那你俩忙吧,明儿下戏了请宵夜啊一个都不准跑。”
       “得了吧睡你的吧。”
        有了这个对词的理由王凯突然就多了分底气。哎这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词太多了。刚想走过去,导演就拿出手机递给他。“你俩拍一张,我发个微博,当是宣传,也省得外面老是传不和。”
        过了很久以后王凯回想起来那天胡歌或许也在等他,或许对他也有那么点意思。胡歌那天攀着自己的肩膀,说话的软糯的口音带着酒气呼在他耳鬓,醉起来侧脸的线条都柔软了。他揽着胡歌的肩膀,胡歌把头倚在他手上。王凯暗自记下了这个动作,往后的爱奇艺之夜,胡歌表达爱慕的动作如出一辙时,他就在一旁悄悄给自己扳回一局。
        对词算是顺利,两个人斟酌好神态语气后就继续喝酒。胡歌最后还是抵不住三两杯酒的劲,被撬开了话匣子后,突然变得比往日健谈了许多。他边喋喋不休地说起自己大学时的事迹,说起自己十几岁时出道时的事时开始猛灌自己酒,仿佛害怕自己突然清醒。话聊到接琅琊榜之前时,王凯终于觉得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他可能走路回房间都有点困难。“老胡,胡老板......哎.......别喝啦留着明天哥几个继续聊,你这一个人喝完可不大仗义啊......”。
        半醉的胡歌反应比平时慢很多,他抬起头看着王凯,眼神飘忽,正努力思考王凯刚刚说了什么,又突然笑着自说自话起来,“现在才出名多好......环境又开放....”
        王凯看着面前垂着眼沉默的人,想象着这个人曾经样子,想象着莽撞懵懂的少年在这个从来只见新人笑的圈子里经历二十多年的打磨,经历生死离别,人走茶凉,他从未得知那些时候胡歌都是如何渡过。这个人坐在身边,却距离他几万公里,中间的路途是掌声恐怕也是嘘声。
        他虚握着放在酒杯的手与胡歌的手不过几寸距离,正在他犹豫的时候,胡歌的手盖上他的手背,扣进了他的手指,额头慢慢地靠在他的肩膀上。胡歌缓慢地吐字,“凯哥.......”
       “这是你想要的吗.......”
        有一瞬间王凯以为胡歌根本就没醉,他紧张地连气儿都不敢喘,心里的退堂鼓咚咚咚地响,敲得他手都在抖。他才想起来隔壁坐着个人精,说不定打从他进房间那一刻起就注意到他心里那点旖旎的小心思了,只不过看破不说破,佯装着聊了一晚上天。他不敢继续细想,胡歌或许也有此意,或许也对他有点意思。
        胡歌见他不再言语,轻笑一声,扶着椅背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而王凯的脑子里像开了台打字机,正在噼里啪啦地组织语言,然而说得出口那句断断续续还是那半句“老胡....你.....你是不是醉......”
         “凯哥。”
        王凯抬起头,胡歌正看着他,一枚一枚地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他解得慢条斯理,眼神里既有玩味也有打量。王凯看着他褪下的衬衫掉在地上,看着他转过身背对着他弯腰调低了床头灯的亮度,光线从他的肩颈滑过起伏的脊背流入腰窝,像日暮时的山丘。
王凯魔怔了一样伫立在原地,他在等一句命令,一句咒语。
         “过来。”
          他终于等到了。









算是纵然在别离的时刻下(?)
别看前文了前文我也忘了
@阿獍静 白菜来一锅 想看的炮友梗
#这不行啊这都一千多字了他们俩怎么还没开车#
#还有下一章的话一定要开车我心里都准备了一百八十个姿势了#

评论(2)
热度(72)
回到首页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