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fa

【凯歌】西海岸 West Coast

        西海岸的温度直飙三十五度时小胡老师正窝在小公寓里为毕业论文垂死挣扎。这人从昨晚六点在机场接老王的路上直到今天中午就一直进行着纯洁神圣的学术讨论。地毯上摊满各种大部头小部头资料,啤酒瓶子和猫散落了一地。空调不巧在房东出门度假时候坏了,风扇也不能开怕吹散资料。胡老师和老王就只能这么四仰八叉地陷在沙发里靠着心静自然凉散热。
        难以置信,不可理喻。
        老王摸着几天新冒出的胡茬想,我居然陪着老胡翻了一晚上的书,莫非自己真的到了清心寡欲的年纪?
他侧过头看了眼旁边这个几个月没碰着的人,从半开的睡衣领子裤衩底下架在茶几上的笔直的腿。可能是他的眼神含情脉脉,对方横了他一眼,没带半点温存地踹了他一脚,那意思就是:滚,热,不做。
       太残忍了,太残忍了。这是三年之痒,老王痛心疾首地想。这一踹不要紧,他倒是被踹的心潮荡漾。比如老胡的脚踝怎么这么细,老王觉得他一手就能握住,不但能握住还能扯过来架着,不但能架着还能吻他脚踝内侧的皮肤。
        猫爬上来蹭大腿睡觉,被老胡面无表情地往地上一扔。他扔猫的动作都这么好看,老王在心底里狠狠地唾弃自己,然后接着不要脸地遐想。
        老王最终还是向黑恶势力低了头,以“老胡啊咱们都好几个月没见着面了”开头的论证异地恋全靠荷尔蒙的小作文把小胡老师绕得云里雾里。小胡老师放弃抵抗前的最后一句:
         “你就不怕我中途中暑热晕过去?”
         老王就着把他的手压在头顶的姿势思考起这个问题,眼神认真得像个在想数学题的学生,最后这个学生问了问题:
        “这样是不是更爽?”
        小胡老师语塞,一时间竟不知道要用“你有病啊”还是“你要不要脸”的眼神看他,最后翻了个白眼乖乖就范。
        乱来一发之后自然更热了,小胡老师从地上随便捞起不知道是谁的底裤和白T恤就往身上套,翻身去冰箱扒拉冰啤酒和晚饭材料。
        人们常说事后的空虚最难将息,可老王总是觉得这时最充实,甚至超过缠绵悱恻的时刻。风从阳台外夹着热浪钻进窗纱,老胡的衣角摇了摇。老胡往锅里敲了个蛋,他能想到三四十年后他们为了咸点淡点拌嘴,老胡身边的油盐酱醋瓶瓶罐罐仿佛都有了名字,连老胡手上缠着的创口贴他都觉得像极了戒指。
        这人在外收拾得妥妥帖帖,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那又怎么样,他就是觉得老胡在家能光着脚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脸上胡茬邋遢晚上睡觉抢被子踹人,窝在沙发里看书还能把脚横在他腿上的样子可爱的要命。
       “看什么呢?”老胡皱着眉翻着锅铲。
       “看我媳妇。”

#片段怎么越来越啰嗦了#
#手机不能插音乐我心很痛#
#再不给我回复,我就哭给你们看哦#

评论(4)
热度(42)
回到首页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