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fa

【空折枝】

(我觉得你就是想我笑死然后继承我的遗产.jpg)

阿獍静 白菜来一锅:

【空折枝】
【陆花】
【简介:陆小凤想起花满楼的时候,经常会有温馨的感觉。一日,他心血来潮问了西门吹雪想起孙秀青时是什么感觉。】
【梗自 @阿fa 谢谢我的好战友 哎嘿。也欢迎大家多和我聊梗,没准我就写啦~】
01.
人的敌人多种多样。
有可能是钱,有可能是酒,也有可能是一把剑。就连你的朋友,你的女人,甚至你老子都有可能成为你的敌人。
这个房间里没有酒,也没有剑,更别提女人。可陆小凤却露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惊恐表情,仿佛被人踩到了尾巴。
可惜他本就没有尾巴。
这个房间里虽然没有酒,没有剑,没有女人。但却有一样比这一切更让陆小凤心惊肉跳的东西。
花满楼。
如果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花满楼,陆小凤不仅不会害怕,反而还会觉得很愉快。因为他与花满楼是极好的朋友,他们已经认识多年了。为了彼此上过刀山,下过火海。无论花满楼对他提出何种要求,陆小凤绝对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照做。
但现在那不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花满楼,那是个睡眼惺忪的花满楼。
更要命的是,他赤身裸体,竟然没有穿一件衣服。
陆小凤低头看了看自己,很好,他也没有穿衣服。
他不仅没有穿衣服,甚至还模糊地想起了关于昨晚的一些记忆。比如他们是怎么从楼下聊到楼上,又是怎么从桌上聊到床上。
花满楼皮肤滚烫的温度让陆小凤记忆犹新,甚至他的手心现在还记得那是一种怎样的触感。和抱女人时不一样,花满楼的身体没有女人柔软,也没有女人滑溜 。他的身体坚韧而充满张力,时时刻刻紧绷,蓄势待发就像拉满的弓弦。
花满楼的嘴唇也不似女人那般温柔,但他的仰月唇却似是时时含笑,单薄的嘴唇也能撩人心弦。那嘴唇昨晚毫不吝啬呻吟和呼唤,用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声调呼唤着陆小凤的名字。
陆小凤只恨自己昨晚上没有再多喝一点,喝到一觉醒来今天能够什么都不记得。
就在他恐慌不已的时候,花满楼彻底醒了。他是个盲人,醒了之后也只是从一片黑暗过度到另一片黑暗。但花满楼的心态很好,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人却无比冷静。他似乎是觉得有些冷,随手把被子在自己身上拢了拢,遮住了腹部以下的部分。
他淡淡道:“陆兄早。昨晚睡得可好?”
陆小凤一呆,也只好回道:“托花兄的福,我昨晚睡得很……”
他话说到一半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所谓托福本是客套话,可此情此景,他说这话被花满楼听去,怕又是另外一番联想。
但花满楼只是轻笑了一下,“那便好。在百花楼,若是花某有照顾不周之处,陆兄提出便是。”
他这样轻快的语气,像是全然不在意昨晚之事,哪怕他是被占便宜的那个人。
陆小凤没面子地摸摸脸。他现在既不好意思主动提起昨晚之事,又不好把此事一句带过。所谓骑虎难下,想必也莫过于此。
更重要的是,陆小凤从不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毛病。他喜欢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只要长得足够美,哪怕是寡妇和女魔头,他都有兴趣。
男人,他自己就是个男人,又哪里会对和自己身体构造都一模一样的男人感兴趣?到是有不少男人都对他感兴趣。
陆小凤只觉得恶心。
若是个美女对他抛媚眼,那绝对是一种享受。哪怕那个美女是来要他的命。可换做是个男人,哪怕他是真心实意的,陆小凤都觉得这是在要他的命。
江湖上对同性有奇怪癖好的人很多。陆小凤所有耳闻,也不爱管这方面的闲事。可也敢拍胸脯保证,他陆小凤绝对不是有毛病的那种男人。
现在他只好庆幸,自己没跟任何一个人打过这样的赌。不然他就要输得倾家荡产。
现在陆小凤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和花满楼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昨日就像是与往常一样,陆小凤虽是个居无定所的男人,但朋友却很多,他可以经常借朋友的房子住。
近些日子,江湖上死了很多人,很多有名的人,或许还有更多没什么名的人。有这样的热闹不凑,那便不是陆小凤。
这些人都死在江南水乡,有人传言是他们是溺死在这片温柔乡里了。陆小凤却只在想,他可以趁机在百花楼借住几日,顺便也可以让花满楼帮自己捋一捋思路。
他实在是找不到那些死人的共同点,除了他们武功都很高以外。
他们昨晚明明是在楼下的小酒馆里谈案,陆小凤多喝了两杯不止,但绝不至于醉。他隐约能感觉到有人在暗中偷看他们就是最好的证明。
花满楼也感到了这点,他虽是个盲人,但心如明镜。表面上依旧与陆小凤谈笑风生,却在手指上蘸了些酒,在桌上写了一个“看”字。
陆小凤心下了然。只是不便口头回答他,写字花满楼又看不见。他灵机一动,抓住了花满楼刚刚写字的那只手。花满楼在陆小凤抓住他的手的时候,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陆小凤却不放手,一笔一划在花满楼手心里写了个“走”。
很快他们就付了账,离开了那家酒馆。那道不怀好意的视线,直到他们进了百花楼之后才消失。
“你们这个地方,”陆小凤皱眉,“确实有点麻烦。”
花满楼重新取了一坛酒和两只杯子摆在室外的石桌上,笑道,“我们这个地方有没有麻烦我不知道,但我已经有麻烦了。”
陆小凤豪情万丈道:“你的麻烦便是我的麻烦。”
“因为我的麻烦,就是你给我惹的麻烦。”花满楼倒了两杯酒,“陆兄,请。”
陆小凤大笑:“许多人都说花七公子是个很看得开的男人,想不到也有记仇的时候。”
花满悠然道:“我若是记仇,就应该告诉你,大金鹏王那次我被霍休当做人质是因为你,被极乐楼抓走还是因为你,被宫九扣押还差点出手杀了你也是因为你。”
他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笑道,“这样一想,我果真是个很看得开的男人。因为这些事,我其实记得也没有那么清楚。”
陆小凤的大笑变成了苦笑。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花满楼。
愧疚感就是这样的,没有的时候就是不存在,可当你的心因为愧疚而裂开一个缝隙,所有的愧疚感就会一拥而上,把你溺毙其中 。
“我敬你一杯。”陆小凤嘴上这样说,眼睛却是暗自借着月光,揣摩花满楼的脸色。花满楼还是那样的表情,宠辱不惊云淡风轻,似乎这些因为陆小凤而遭遇的危险,对他来讲,确实不算什么。
夜幕已至,陆小凤很清楚地看到那发光的星辰似乎都坠入了花满楼无神的眼睛。那对黯淡的双眼似乎被一下子点亮,比他这看得见的人,还要明亮得多。
“外面风大,”花满楼微笑,“陆兄,我们还是上去喝吧。”
陆小凤甩甩脑袋,定睛再看,那星光依旧在花满楼眼中。盲人不眨眼,他的眼睛里就仿佛一直装着那亘古不变的浩瀚银河。陆小凤一时挪不开眼。
他想,花满楼确实是生得好看,就连那一双盲目都能因祸得福盛满星光。这也就是为什么陆小凤不喜欢与花满楼去喝花酒,因为那些本来爱陆小凤爱得死去活来的姑娘,最后都转头爱上花满楼。
“不醉不归!”陆小凤此时已经把刚才古怪的视线和杀高手之案抛到脑后了。
花满楼走在他前面,陆小凤虽然看不到他的正脸,但是从声音里就能听出这个人话语里隐有笑意,“陆小凤,你可不要真的喝醉了才好。”
室内自然没有一点星光,只有花满楼替他点燃的烛光。可陆小凤还是觉得自己能在那双眼睛里看到星辰,或许自己已经有点醉了。
“我为什么不能醉?”他挑眉,问到。
“人醉了,就容易做错事,做傻事。”花满楼显得有些意味深长,“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我可不想陆小凤还在这样的紧急关头被我灌醉,然后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陆小凤不知道花满楼所说的不可挽回是什么,他回过神的时候,手指就已经在描摹花满楼的双眼了。
“陆兄,盲人的眼睛和正常人可有什么不同?”花满楼并不觉得被冒犯,也不觉得被陆小凤那两根无价的手指抚摸眼睛是什么危险的事情。
陆小凤哑口无言,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但花满楼的身上确实有着让人不自觉镇定下来的魅力,他也很快找回了自己的舌头:“还是有一点不同的。”
花满楼微笑:“哪一点?”
“你的眼睛比我生的好看。”陆小凤说得无比自然。
花满楼摇头,道:“那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想欺负我是个瞎子,看不到你的眼睛吗?”
陆小凤索性借着酒意把脸凑到花满楼跟前,“那你摸摸我的眼睛,不就知道我的眼睛和你比如何了?”
“即便不用摸,我也能想象到。”花满楼并没有伸手,也没有刻意与陆小凤拉开距离,“一个让人很舒服的男人,即便眼形不好看,眼神也一定是深情的。”
陆小凤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他只是笑嘻嘻地拉着花满楼的手,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眼睛上。
“如何?”
花满楼幽幽道:“陆兄,你的眼睛如何我说不好。我只知道,你若再不松手,事情要变得不可挽回了。”
陆小凤倏地酒醒了大半。


不加ABO设定 不知道他俩虽然滚了床 但多久之后才能谈上恋爱
没错我又无良开坑啦(顶锅盖跑)这个剧情蛮套路的 不会像直须折那样写飞了~

评论(1)
热度(254)
回到首页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