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fa

【凯歌】我可不可以吸你啊

@曲和 写的同人二设
人类凯×布偶胡
表白大大
原版在大大主页,手机上做不了链接,请大家移步

胡歌是一只布偶猫。
这布偶猫吧,还真就是一只普通的布偶猫。但你看着名字,就知道他是一只有故事的猫。
胡歌的名字是他自己起的,早在一群兄弟姐妹们还满脑子都是小鱼干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猫生不应该局限于此。
“我们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吧!”他对旁边的猫说。
“世界是什么,比小鱼干好吃吗?”
“就是这个家以外的地方。”
“你等等啊,我先舔舔毛。”
看着旁边的猫舔毛舔了三个小时后,胡歌在心底里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注定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猫。
他走到妈妈身边,“阿妈,我走了撒,侬自己照顾好自己啦。”
一只立志拓宽猫生的宽度,实现猫生价值的布偶开始踏上旅途。

老天大概也欣赏这种不走寻常路的猫。很快,胡歌的毛发便变得雪白柔顺,耳朵和眼周是梵色,眼睛湛蓝而深邃。他开始发挥出他的种族天赋,颜值。
不少人见到他的第一眼都会惊叹于这只猫的外貌,再加上性格优雅乖巧,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
导演吸了口烟,“这只猫挺合适的,他叫什么名字?明天叫他来面试。”
布偶胡想了想,给自己起了个胡歌的名字,寓意为胡乱唱歌。
就这样,布偶胡在这个看脸的世界赚到了第一桶金。

长得好看性格又好的猫,自然很受欢迎,从第一任铲屎官袁弘开始兜兜转转,几经波折,终于遇见了现任铲屎官王凯。
王凯这人吧,还真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但你经常能在各种盒子上见到他,大盒子小盒子,每次他一出现旁边的人类们就开始尖叫。嗯,我的铲屎官在人类的世界里应该也很受欢迎,正好和我很搭。
王凯非常喜欢他的猫,能遇见这样聪明可爱又好看的猫,他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吧。然而这只猫是一只有思想的猫,就注定了不会喵喵叫着围着铲屎官要小鱼干。布偶胡很少叫,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思考猫生和陪着他阅读书籍,甚至有段时间王凯都怀疑是自己在读书还是猫在读书。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刚开始的时候王凯也尝试开展一些正常的人猫互动,例如逗猫棒和毛线球。
“来老胡,看,这是什么?”
“......”布偶猫不为所动。
“老胡,快看,它会动诶。”
“......”
最后王凯收起了玩具,他以为布偶胡只是单纯地不喜欢自己,他很受伤,他很少这样平白无故地被小动物嫌弃。你要知道王凯演过很多盒子戏,他的表情很有杀伤力。
于是布偶胡的良心开始痛了,他勉强地伸着手够了够逗猫棒。

王凯:刚刚我好像看到我的猫露出了怜悯的表情?

布偶胡在闯荡江湖多年后,他的学习速度很快,已经能够理解很多人类的行为和术语,除了一件,吸猫
偏偏王凯就有这个习惯,王凯喜欢亲一切可爱的人和动物,在拍节目的时候亲海豚,在拍照时亲人类,有时还亲屏幕,你们人类叫吸,在猫话里就叫舔毛。
不,布偶胡不能理解一个舌头没有倒刺的人为什么如此执着于给他舔毛。
王凯常常忍不住想偷袭他,在他坐在窗前发呆的时候,在他窝在怀里打盹的时候。不过通常来说布偶胡都会保持百分之两百的警惕,瞬间反应过来并一爪子摁在他嘴上。

Nope.

社会我猫哥,猫狠没有话。

虽然如此,王凯知道布偶胡还是爱他的,每次偷袭落空,布偶胡总会无奈地蹭蹭他的脸,翻过身子让他揉肚子,把蓬松的大尾巴塞进他手里,倒像是在安慰不懂事的小孩。

布偶胡也很喜欢他的铲屎官,虽然他从不肯承认。他的铲屎官很认真地对待每一场盒子戏,热爱美食也热爱他,声音低沉又好听,开心时能放声大笑,能遇见这样有趣开朗又好看的铲屎官,银河系上辈子一定是被他拯救了。
非要说他有什么不满的时候,第一一定是执着于舔毛,第二是执着于洗澡。

不,兽族永不为奴。

“乖宝贝,我们不洗澡。”
布偶胡冷漠地看着王凯步步逼近,“喵......(你摸着良心说你平时会无缘无故叫我宝贝吗.....)”
“宝贝,你看,看这是什么,小鱼干!”
“喵!喵喵喵喵!(你走!我是外面那种为了小鱼干折腰的妖艳贱货吗!)”
还真是......
几分钟后布偶胡愉快地啃起了小鱼干,丝毫没有留意王凯在背后刷地一声关起了门。小鱼干掉在地上,布偶胡哀怨地盯着王凯,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随着水流声响起,洗澡房里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叫声。
“哎老胡,别乱动啊,我怕弄疼你。”
“喵嗷嗷嗷嗷嗷!(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来老胡,把腿张开点。”
“喵喵喵嗷嗷嗷嗷!(你心里根本没我!)”
“舒服吗?还叫唤吗?”王凯娴熟地翻来覆去地给他换了一百八十多个姿势,保证每个部位都被好好地清理过。
“呜.......”布偶胡心里委屈,可是抵不过身上揉得恰到好处的力道,发出了满足的叫声。
洗完后王凯起身去拿大毛巾,身上还挂着水珠的布偶胡很快感觉到冷。平日里毛发蓬松柔软的大猫落水后就变成了只小猫。王凯回来就只见到小猫一副颤颤巍巍,我见犹怜的样子,连忙一把把他裹进毛巾里。

王凯和他的猫相处久了,一人一猫便如影随形地出现在片场。甚至在片场都有这样的定律,找到了一个,另一个往往也在不远处。
一开始王凯还担心老胡会厌倦这样固定的生活,后来便明白这只猫虽然心里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可也明白自己的归宿在此。
各大片场听说了王凯和他的猫,都跑来看一眼,布偶胡快变成了一只行走的共享猫了。久而久之,布偶胡下了戏,就自动自觉地摊开肚子,让人捏捏脸,揉揉耳朵,成为剧组人员的解压器。
有一回布偶胡下了戏就跳上王凯的专属椅子,翻着他的台本看,这场戏是男女主角吻戏。
王凯先试戏,拍了好几条总是不过,女演员安慰他:“没事的,放松点试多几次吧。”
布偶胡就看着他们亲吻了好几次,原来人类没有毛也舔得这么起劲啊,布偶猫在心里摊开小本本记上了。
诶对啊,你倒是拿出平时吸我的神态啊。
男女演员又拍了几条,被导演训了话,坐在一旁的布偶猫看得焦急,大尾巴呼呼地甩开甩去。
工作直至凌晨三点才结束,演员们匆匆卸了妆各自打声招呼回房睡觉去了。王凯搂着老胡钻进了被窝,他看着布偶胡的眼睛很久,有一把没一把地摸着猫。很多时候有些事没处说,他就说给猫听。
“这几天两头倒的,吃得不规律胃病又犯了,状态不好,给导演训话了......”
过了一会儿就接着说:“你看我容易吗,这么努力给你攒罐头钱......”
再过一会儿,就听见了睡着的呼吸声。
布偶胡叹了口气,他知道他的铲屎官越来越受欢迎,行程越来越紧凑,每日下了戏基本就在补觉,全年365天精神全程紧绷地演盒子戏当然会累。

第二天难得中午才开机,王凯一觉睡到十点半,醒来时就看到布偶胡站在他的胸口上看着他。
布偶胡的眼睛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更加湛蓝晶莹,他被王凯照料得很好,毛发越发雪白,鼻尖泛着健康的粉色,脸上的玳瑁纹也更加可爱了。
王凯心底里突然泛起了波澜,长久以来他都是一个人,从前一个人在北京打拼,一个人跑龙套,一个人争取角色,一个人揣摩剧本,现在他有了陪伴,这个可爱有脾气的小东西会在他不好好吃饭的时候嫌弃地盯着他,会在看了太久剧本时钻进他怀里坐在剧本上,会在他失眠的时候用尾巴轻轻地拍打他给他催眠。
王凯心底里感叹着这么一人一猫走下去也不错,手上轻轻地揉着布偶胡的耳朵。
“早啊,小美人。”

布偶胡当然不知道王凯这短短几分钟对视想了这么多,他还在想着办法怎么解决王凯进不了状态的问题。想来想去大概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布偶胡此刻内心非常纠结,他还没让可爱的布偶小姐姐吸过呢。最后放弃了挣扎凑过去舔了舔王凯的嘴唇。
嘭得一声,王凯只看见一个赤裸的人趴在他身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胡歌的脑子里光速地进行着头脑风暴,他很快消化了这个既定事实。嗯,从出生起我就知道我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猫,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王凯此刻感觉很不好,大清早就看着这么限制级的画面,他感觉他的脑子和男性早晨正常的生理现象都有点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这时,这个看起来可能是猫的好看的男人突然口说话了。

“看什么,人类,没见过猫吗?”




#好久没写凯歌了
#原版明明是温情清新的小故事到了我这就变成了PG小故事了


评论(14)
热度(63)
回到首页
© 阿fa | Powered by LOFTER